硬方盒子

无个人介绍

咏絮絮和菇菇辛苦了!!月月生日快乐!!!

詠絮:

【天月生賀企畫 · 那個夏日,你,與我】竹取彻夜不眠

@半甜清粥_人间蒸发期
@硬方盒子

*まふ月

*勿帶三

兎にも角にも 恋に落ちたわけであります,

千年先覚めやらん 詠え踊れや心模様。

-

“老大说得简单,这月亮可叫我们上哪儿去找呀?”mafu半瘫在木制长椅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扶手,他的目光从窗外渐渐暗淡下来的光线移回到了被搬来的‘救兵’天月身上。

天月是隔壁院里的孩子,从小就被管束着不能离家太远,但自从一个阴差阳错遇见了年龄相仿且被一对心大的魔法师爸妈放养的mafu,他们就不知是谁带坏了谁,从爬树掏鸟窝到试验禁书上记载的咒语,无‘恶’不作。

天月盯着浅金色天边飘着的玫瑰粉的云,出神地想到了带着醇厚黄油香气的甜点,那是几个月前mafu为了诱惑自己和他一起出远门逛逛带来的稀奇玩意。他毫不留情地戳破了搭档只是象征性抱怨的真相:“反正你也只是打算乘机溜得更远嘛,再说找不到月亮大不了每晚多布点云或者化点雨就是了。”

“不是我,是我们哦!我可等了好久这样一起出去的机会啦!不过要是月亮真的不见了也不好,听说人类的城市里可是把月亮当作神明一样供奉的,再加上过几天就要满月了,每晚都搞成下雨老大估计也没力气这么干吧?”

“那就把你那块白纸巾涂涂黑挂起来咯?”天月望着严肃起来的mafu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而mafu一瞬间的正经果然就崩了:“哇不可以!我的teru白白胖胖这么可爱你怎么能忍心?”

Teru:……我要离家出走。

-

于是几个时辰之后,漆黑的夜幕中准魔法师mafu和并不知道自己什么功能大概是勇者和提包的吧的天月踏上了寻(公)找(费)月(旅)亮(游)的路。

“嘿!”mafu用捡起的树枝挥舞了几下,两人面前的小道上就这么慢慢地浮起了一层薄冰,他率先踏上去喊着“后到终点的夜宵请客哦哦哦!!!”拎着长袍就往前滑。而天月也不甘示弱地起跳扑向他:“等等抢跑你犯规哦哦!!!”

最终是‘开道’的mafu为了躲避突然出现在路中央的灌木而手忙脚乱地快要摔跤,紧跟其后的天月直接用着‘抓到你了哦’的大拥抱姿势带着他一起摔进了树丛里。

“快撒手,我要喘不上气了!”发现自己被护着脸的时候mafu还是有一点点感动的,虽然随后这点情绪波动就被天月洒在自己耳边的笑声给气没了,对方在站稳并把他拉起来的同时还在笑:“…哈哈哈哈哈木系长草魔法!”

报复心超重的mafu这就借着站位和身高优势拿刘海去蹭天月的头顶,试图一起长草,然后嘴唇就这么亲到了后退躲避中的天月的鼻尖:“啾”

-

mafu埋头吃着拉面,感受着天月老妈子一样灼热而关切的视线,他能轻易地从中读出多年好友的心情:“乖,多吃点,别饿着了来吃我,我不能吃的。”

仅仅是回想之前的事mafu都感觉自己的耳根在发热,一开始只是不小心的触碰,却演变成了鬼使神差的舔舐,再然后回过神来惊讶或者是掩饰尴尬的咬了一口,最后的结局就是天月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嚎叫然后重重地捶打了mafu了一顿。

天月摸着自己可能还留有牙齿印的鼻子心情复杂地凝视了mafu一会儿,然后被那津津有味的吃相推动着饥饿感也涌了上来。唆了两口面嚼着,被汤碗占据了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块豚骨肉,天月下意识地接过,啃了一大口以后才反应过来分担mafu不爱吃的东西的这个动作自己做得如此的习惯。

他们确实可以称的上是多年的老友了,从最开始mafu使错了漂浮魔法撞碎了天月家的窗玻璃为契机,到之后mafu端着黑暗料理跑到天月家喂他和他的宠物们,所有的动词之前都加上了复数的主语和“一起”这个令人安心的词汇,不过这种时光还能延续多久呢。

天月从包裹里找到一件长披风披上,在mafu“怎么了,很冷吗”的关心中露出了一个大笑容:“没事,这次大度的我就原谅你啦,下次再来我十倍咬回去哦!”

-

mafu感觉天月有点不对劲是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体质超差的他都在太阳下露出了苍白的胳膊,天月却有点哆哆嗦嗦地披上了第二件外套。

“月月真的没有关系吗,如果难受的话我们就回去吧,把任务也推掉就行了!”

“没关系,对了我刚刚打听到今天晚上这个小镇有盛大的祭典活动,应该会有很多好吃的吧?”

“真的吗?人类的祭典活动好像还会有烟花,虽然没有月亮星星那样的神明赋予的光辉但是也十分炫目,我们今晚也一起看吧!”果然一提到有趣美好的特产mafu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拽着天月的手像是小孩子一样蹦跳起来,天月则保持着称职的吐槽角色,被mafu握住的手稍稍使力:“那现在!我们就去找个地方补觉吧,连续两天彻夜不眠老年人的我可吃不消。”

“还老年人呢,明明和我一样嘛!”虽然毫不服输地演变成了暗地里的掰手腕大赛,mafu还是跟着天月进了旅馆,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对柜台后的人说,“一间房间谢谢啦。”

-

烟花最终还是没能看成,低沉的气压带来了一场轰然而至的大暴雨,天月在傍晚醒来的时候就看到mafu正犹豫着要不要往窗口挂teru,赶紧阻止他:“被老大发现你试图打搅他隐藏月亮不见了的事当心他打你。”

“可是月月你不想和我一起看烟花吗?”

“我……阿嚏!”不合时宜的一个喷嚏让天月感觉有点头晕眼花站不稳,按着对面人的肩膀勉强接着回答,“我除了和你一起看烟花,其他的事情也有好多想一起去做。”

但是,是不是来不及了…

“啪唧啪唧啪唧”天月的尾音落下的同时身后不远处传来了鼓掌的声音,然后是一个陌生人在说话:“准魔法师mafu任务表现优异,第一时间寻回月亮,真不愧是…”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mafu和天月的周围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气旋,眨眼之间,他们两个都消失了。

-

“mafu你…”

“是表白吧!刚刚那个是表白吧!”mafu的眼睛亮晶晶的,盯得天月感觉头疼得更厉害了,敷衍般地点点头:“是,是,是,但是你也知道了吧,已经来不及了,我就是月亮,禁不住你的诱惑从岗位上私自离职,回去不仅要受到惩罚而且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和你这个傻魔术师一起玩了。”

“那就这次不回去不就行了,”mafu说着从兜里掏出表情委屈巴巴的teru,“乖哦我们变个颜色,teru你觉得黑色怎么样呀,一定要保证之后每晚都下大雨哦!”

说完他又转过来面对着天月,表情认真:“忽悠你出来也好带着你逃也好都是我的责任了,所以月月,我会对你负责的。”

天月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好,陷入混乱而颠倒的回忆之后刚准备释然接受微笑着开两句玩笑回去,鼻子又是一阵痒意:

“阿嚏!!!”

-

猛地睁眼之后天月发现自己是躺在地板上睡着了,而漫长的梦境中另一位主人公则横尸在旁边卷着双人份的毛毯,似乎也是将将要醒转过来的样子。

他这才想起来现实世界的前情提要:他和mafu约好了一起玩一个目标是找回月亮的协作游戏,当然也和往常一样被他们玩成了格斗pk游戏,只不过这次游戏困难室外突然又下起了大雨,于是他们就打算通宵。结果却是两个人就这么将就着昏睡在地上。

“…唔”刚醒来的mafu拽着手上原本抓着的布料往胸口堆,天月感觉自己被扯着的衣服都快变形了,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叫嚣着寒冷,他下意识地就去拍mafu的脑袋。

“呜呜我的月月…”被拍打的mafu依旧沉浸在梦境世界无法自拔,眼神迷离地盯着天月甚至快哭了,终于在天月的连环搓脸之后清醒过来。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断断续续的梦境之后才发现竟然经历了同样的故事。

“所以说…你有点怀疑我就告知老大过来看看?”天月的眼睛中渐渐聚积起了愤怒,哼亏我还打算答应你的私奔请求了。

“呃…那是因为,我想彻底摆脱那个麻烦的任务和月月你浪迹天涯嘛,我早就做好了私奔的准备了,那个风魔法也背得滚瓜烂熟了!”感觉自己又要被打的mafu求生欲强烈,

“而且啊,而且啊,现在这样最好了,

窗外的夜空在大雨洗刷之后显得更加清晰,一轮圆月安静地挂在上面。

“那是地球的月亮,而你,

“是我的月亮。”

Fin

评论

热度(43)

  1. 半甜清粥_人间蒸发期詠絮 转载了此图片
    参与了月月的生贺企划!担任了闺蜜组文字部分!能和那么多优秀的旁友们一起为月月庆生真是太开心太荣幸了!...
  2. 硬方盒子詠絮 转载了此图片
    咏絮絮和菇菇辛苦了!!月月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