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方盒子

无个人介绍

【歌词月】与你同在(二)

http://yingfanghezi749.lofter.com/post/1f391aae_122ced31【与我同在(一)】

           

【歌词月】长篇(二)与你同在






    歌词月
  
    ooc

    月子不良16岁设定,歌词社会人23岁设定





 

   “请离他远点,”充满磁性的声音突然回响在耳边,天月抬起挂满泪痕的脸,只见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悄然立在尽头,在黑夜的笼罩下看不清脸。

     “好吗?”



    天月怔住了,眼前的男人看上去简直弱不禁风,瘦弱的身体,正宗朴素的黑棕色头发柔顺地搭在肩膀上,普通上班族穿的廉价的西装,除了脸上带着的可疑的狐狸面具,给这个人添加了一分矫洁和恐惧,根本就无法想象他会和这种世界联系在一起。

    会来救我吗……这个人。


    明明跟他没有关系的……

   他是想从我身上获取什么呢?金钱?肉体?还是组织的内部消息?这一切天月都无法洞知。

    【回忆】

    “别跟那孩子玩,他会传染病毒给你的!”

    “那家孩子挺怪的,话也不说,一个月总能见到去医院,大概是有什么心理问题吧。”

    “这样啊,那就叫他远离我家孩子吧。”

    “那种朋友不交也罢,咱离他远点……”


     ………………

    从幼年的回忆开始,天月只记得那么多,那时天月的身体素质很差,几乎每个月都要生次病,他真亏能活着多亏了母亲,为他担心不已。外出时,每个人都在排挤这个带口罩的孩子。

    成年人的无情话语与社会的黑暗早早在天月的心上划下一条又一条的伤疤,他曾宣誓不会成为这样的大人。

    那么,如今的自己呢?

    又算什么……

    【回忆终了】

    身体上的困倦和疼痛使天月再也无法忍受,直接在那混混的身下昏厥过去,耳鸣中偶尔能听到喊骂声与打架声。

    也不管是死是活,无所谓了……自己这种人是不是不应该存在呢……




    好困……






—————————————————————————



    “醒了吗?”睁眼就听到一温柔的声音,身体上虽然依存疼痛,但感觉用什么很温暖的东西包裹住。

    是绷带?

    话说这里是……?抬头看到的并不是漆黑的天空,而是柔和的天花板。自己正以一个尴尬的姿势躺在久违柔软的床上,寻找着那温柔的来头,只见陷入眼帘的是那个可疑的男子。

    “为什么……”在天月想要提出疑问的时刻,他意识到了自己正以一个不得了的姿势面对着对方。

    全裸,双手背在头上方,两腿稍微分开,那人的一条长腿跨在中间,要不是身上蒙着被子,不然就真的看上去像那种场景了。





    瞬间想到身上的人可能对自己做了什么,天月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你……!”

    “什么啊,对救了自己的人第一反映竟然是‘おまえ’吗?”那人嘟着嘴发着牢骚。

    “救了我?”

    “你不记得了吗,真是的,难得我那么帅……”

    “别扯别的。”

    “别生气么……”

    撒娇似的口吻,这真的是那个在一群人手中救了我的人吗?!!

   

   “总之,先把事情经过告诉我吧。”




    嘿!

   好久不见

   想我了没(没)

   抱歉拖了这么久(凑字数)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压力比较大

   所以……

   总之喜欢请点个心,点个关注,点个蓝手!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