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方盒子

无个人介绍

【歌词月】与你同在(一)


   

 


      歌词月
      ooc,不喜慎入
      月子不良16岁设定,歌词社会人23岁设定
      第一次发文,不喜勿喷






    漆黑的小巷,浓云抹乌整片天空,肃静地可怕。满是污渍的旧居民房墙壁上,靠着一名少年。
   

 


   “啧...”少年轻斥一声,紧接着熟练地用胳膊擦去嘴角的血迹,涣散的眼神中充斥着对这社会的厌恶,吃力着站起来,仿佛散架似的骨架使他打了个踉跄。
   

    “真的好痛...”如同一只流浪的野猫,少年的背影显得无助又单一,渐渐消失在漆黑的尽头。
   

  

  (隔天)
    “小野同学。”
 

   “到!”

    “铃木同学。”

    “到!”                                                                                
 
   “天…不、佐天同学。”
  
    “到!”

    ……

   

  

  今天又没来学校,mafumafu担心地望着他旁边的桌子,上面有着他青梅竹马的天月上课胡乱刻下的痕迹。他知道自己所谓最好的朋友是个除强奸杀人以外无恶不作的不良少年,但是天月所招来的麻烦却并不在少数。

    “天月君,今天又没来学校呢。”后座的女生轻轻戳了戳mafumafu的肩膀。


    患有交流障碍的mafu小心地回复了一下后便不再出声了。


    应该没问题吧,天月君……
  
 

    但愿如此
   


    此时此刻的天月——
  

  “阿嚏!——肯定又是mafu在背后说我!”天月嘁定地说。已经宿夜未归的天月坐在路边的咖啡厅摆弄着手机,从父母和朋友那里发来的短信和电话不知道有多少,他也知道自己让家人和为数不多的亲友担心,但现在天月无能为力。
  

    “一旦选择了这条路就无法回头了啊……”天月用勺子搅动着果汁边感叹道。
   

    其实本性并没有那么坏不是吗。



    “啊啊啊——”
  


    耳边响起的女声吸引了店内所有人的注意,天月好奇地把头伸出窗外,只看见一名娇小的女生被六、七个看似喝醉了的混混围成一圈,女生弱弱地低着头,手指不断蜷着裙角,全身不停地战栗,好看的眼角边渗出了泪花。
  



    天月好歹也是个有些风头的混混,在这条路上也积累了不少经验,但直觉告诉自己不当去趟这溏浑水,打赢了也只是会给自己树更多的敌,在这种只有弊无利的情况下,谁会愿意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呢?但天月偏偏就是这种爱管闲事的性格,明明是个不良却总是去帮助别人。
 



   内心还是满柔软的嘛,天月君。
 

  起身将果汁的钱丢在桌上,天月撸起胳膊上的袖子,摆出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其实自己也没多大能耐,毕竟只是16岁的少年,面对六、七个成年壮汉时也是会感到恐惧的,天月攥紧了拳头,怒视着这些所谓的混混,却止不住地颤抖。

   
    

    你在干什么呀呀呀呀!天月!是不良,是男人就拿出你的气魄啊!


    天月在内心骂了自己一句,。然而,一个高个子的男混混瞬移似的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天月,被他注视的感觉并不好,但天月也只是微微颤栗了一下就镇定了。
  

    “你就是那个打了我兄弟的混蛋?”高个子男蔑视着天月,又像是在询问有像是在嘲讽的语气使天月眼中的怒意更加深刻,“那看他也没种,被这样的小屁孩揍了真是废物。”他轻讽着天月。
   

    天月没有说话,他知道现在行动的话会受伤的不仅仅是他自己,因为自己的冲动而伤害到别人这是天月最不想看到的,但是……





    太tm的气了!!!!!!!!!!!!!!!!!!!!!!!!!!

    那混混见天月没反应,更加猖狂,伸手用力按住天月的肩膀,将他摔倒泥污的砖墙上,掐住他的胳膊,使天月无法动弹,别的混混见势,纷纷过来瞥一眼凑个热闹。天月自身不得动弹,但却吸引了不少人,此时,憋出全身的怒气——




    “跑——!快跑——!”听闻这拖着长音的男声,那女孩才反应过来,猛得从稀疏的人群中钻了出去,反应过来的男人去寻,女孩却消失地无影无踪。

 

   “你——!”愤怒的男人加重了手上的力量,使得天月痛斥一声。

    “嘶——!”男人生气地瞪着天月。
 

   “呜……”天月的眼眶里渗满了泪水,他正努力这把它们咽下,但全身的神经带来的痛感使他无法思考。


    “哟∽”男人轻浮的眼神向下朝天月的脸瞟了一瞟,随后意味深长地挑起天月的下巴,天月只觉身上像是骨折了一般,使不上力。“仔细一看,你长了一张很好看的脸嘛,”语气逗留在空气中,“陪大爷我玩玩!∽【我不同意啊啊啊!】”

    语罢,他转移了手的方向死死地按住天月的肩膀到墙上,带有嘲讽意味的笑容让天月感到一阵作呕,但又被对方按的没有力气。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啊啊啊啊!
  
  【暴怒的天月在嚎叫】




    天月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初中时被女生告过白但却拒绝了,对于情爱之事他向来都是看得很轻,本身作为一个不良【兼DT】却十分纯情,就连看到小黄书的封面脸上也是通红  。               




    所以本天月大人要在这里被男人——了?!
 

   不不不,绝对不可能!!
  




    身体的疼痛不断叫嚣,刺激着天月回到现实。“啊啊、嗯……”男人的手隔着衬衫下流地抚摸着天月的身体,不断着重复着令人发呕的话。

    “呜、呜呜……”天月不禁小声地啜泣起来,使得混混手上的动作更加快速。
 

   谁来救救我!
 
  谁都好,请来救救我!
 
 

  “请离他远点儿,”充满磁性的声音突然回荡在耳边,天月抬起挂满泪痕的脸,只见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                                                       
   

 



     “好吗?”

      
     呀——终于,产出来啦

     歌词桑也终于出现了,毕竟上边龙套太多了

     歌词桑看上去很帅实际上敞开心扉也会很蠢萌
 
     月子最可爱!月子最可爱!月子最可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后大概文风就是这样,喜欢的话请点个心【求∽反正只消耗你生命中的一秒钟】大概会一直更吧【是个长篇】

        哦对了还有【Special thanks】:结晶太脑洞大大(给我提供了写文方法♥)非常感谢
       

      


          

              现在是2018年2月5日凌晨两点零七分

评论(4)

热度(13)